龙江县信息网
教育新闻
在梁山一见面就怒目而视想拔刀,阮氏三雄跟林冲到底有什么冤仇?
发布日期:2020-07-18 05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在经典版的水浒中,晁盖等人投奔梁山而被王伦防范的时候,豹子头林冲夤夜来访,而阮氏三雄怒目而视,把手伸进怀中摸短刀。这时候我们不能不佩服经典版在细节处理上的精妙:即尊重原著不胡编乱改,又进行了深入挖掘,暗示了阮氏三雄跟豹子头林冲积怨颇深,同时也能让我们结合原著,知道林冲早就错过了取代王伦的大好时机,并且因为缺乏识人之明,把原本可以成为最得力助手兼兄弟的阮氏三雄得罪了。

之前有人质疑阮氏三雄的武功:他们要是有花和尚鲁智深单打二龙山的本事和胆量,早就杀上梁山了,又怎么会一年多连一条大鱼都打不着,以至于穷得连赌本儿都没了?但是细看之下才知道,鲁智深虽然武艺超群胆大包天,却也不是单打二龙山,而且似乎可以说是群殴:青面兽杨志和操刀鬼曹正都是残余了的。除了群殴,还有计取??操刀鬼曹正演了一出无间道,这才让鲁智深坐上了二龙山头把交椅。

鲁智深有勇有谋,更有只身入虎穴的胆量,所以才能智取二龙山,但是阮氏三雄的武功也不弱,尤其是擅长水上功夫,为什么就不敢学鲁智深智取或强夺梁山泊呢?这个问题很好回答,原因也就两点:在晁盖夺取梁山之前,花和尚还没有“单打二龙山”,阮氏三雄就是想学也学不来;其二,在梁山上有他们忌惮的人物存在,即使是智取也未必成功。

梁山泊里的大鱼打不得,阮氏三雄只能在石碣湖里打一些小鱼小虾勉强糊口,输得“赤条条地”,连老娘头上的钗子都拿去当赌本了。这样看来,阮氏三雄的水中地上功夫确实很稀松,连只有五七百人马的梁山草寇都对付不了。但是我们细看阮氏三兄弟跟智多星吴用的对话,却会发现其中暗藏许多玄机:阮氏三雄曾经根本就没把梁山放在眼里,只有林冲上梁山之后,才让阮氏三雄心生忌惮??或许他们交过手,而且输的一方很可能是阮氏三雄。

咱们先来看看白衣秀士王伦占据梁山有多长时间了,据柴进跟林冲说:“三位好汉(王伦、杜千、宋万),亦与我交厚,尝寄书缄来。”按照古代的通讯条件,白衣秀士王伦跟柴进书信往来交情深厚,应该不是一年两年能做到的,而且梁山创始人是王伦杜千,连宋万都是后加入的,说明梁山已经经营了好多年。但是在吴用“说三阮撞筹”的时候,阮小七却说:“如今泊子里新有一伙强人占了,不容打鱼。”连吴用也莫名惊诧:“小生却不知,原来如今有强人,我这里并不曾闻得说。”由此可见,梁山在一年前还是小打小闹,以至于见识广博的吴用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伙强人存在。

按照时间推算,林冲雪夜上梁山上梁山纳投名状斗青面兽杨志,那是冬天,杨志押送生辰纲已经入夏了。也就是说,林冲上梁山半年多了,这才令阮氏三雄十分忌惮,而在此之前,阮氏三雄是没太把梁山放在眼里的,在列举了王伦杜千宋万朱贵之后,给了一句评语:“也不打紧。”最后话锋一转,道出了他们不敢去梁山泊打鱼的真实原因:“如今新来一个好汉,是东京禁军教头,甚么豹子头林冲,十分好武艺。”

看起来阮氏三雄对林冲没什么好印象,就差呐出一声“那厮”了。而且接下来的谈话中,我们也能看出阮氏三雄早就有夺取梁山之心,只是被林冲给破坏了。

按照阮小五的说法,他们哥仨每天都对着梁山流口水:“他们不怕天,不怕地,不怕官司,论秤分金银,异样穿绸锦,成瓮吃酒,大块吃肉,如何不快活?我们弟兄三个空有一身本事,怎地学得他们!”

除了心向往之,阮氏三雄还做足了侦查工作,并且很可能已经派人打进梁山内部,所以他们才对王伦和林冲的矛盾一清二楚:“我弟兄们几遍商量要去入伙,听得那白衣秀士王伦的手下人都说道他心地窄狭,安不得人。前番那个东京林冲上山,怄尽他的气。”

林冲在梁山受气,当然不是他自己跟阮氏三雄说的,因为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,而如果是林冲自己说的,那事情就严重了??说明林冲已经在暗中拉拢豪杰培植势力。但是我们看阮氏三雄的说法,却是他们自从林冲上了梁山之后,就再也不敢去梁山泊里打鱼,这说明林冲与阮氏三雄并没有达成共识或者结盟:林冲等人看着阮氏三雄就追,阮氏三雄一边逃跑躲藏,一边心里发狠要干掉林冲夺取梁山。

综合以上分析,我们能得出一个结论:阮氏三雄不是没想过要夺取梁山大碗喝酒大块吃肉,也不是没有对梁山进行过侦查,而且很可能跟林冲交过手。但是林冲并没有跟阮氏三雄“不打不相识”,反而抢了阮氏三雄赖以谋生的饭碗:“如今泊子里把住了,绝了我们的衣饭,因此一言难尽。”

我们都知道,阮氏三雄在劫取生辰纲之前,跟晁盖是只闻名未谋面的,但是他们却能一见如故倾心结交,由此可见晁盖做坐梁山头把交椅不是没有道理的:起码在胸襟气度和识人用人上,就比豹子头林冲胜过不止一筹……

图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!

Power by DedeCms